■新華社發
  據新華社電 儘管“雙十一”已經被商家包裝成購物狂歡節,但不要忘了它“光棍節”的“初衷”。此起彼伏的“買買買”遮不住單身男女的落寞——“連購物車裡的寶貝都清空了,我卻還剩著……”
  並不是所有的剩男剩女都“坐以待剩”。他們當中的一些,採取了積極的行動,比如上戀愛培訓班。儘管課程定價動輒三五千,甚至高達十萬,但在一些單身男女當中卻相當受歡迎。
  談戀愛還用得著學?花天價上了戀愛培訓班,就能如願“嫁給男神”,或“迎娶白富美”嗎?
  談戀愛該怎麼學?
  某個周五晚上,在北京大望路附近的一間商住兩用公寓樓里,40多個初次見面的人圍坐成U字形,按座次逐一介紹自己:公務員,和相親對象接觸中,似乎雙方都有意但他卻遲遲不表白怎麼辦;國企職工,剛分手,被拋棄後極度自卑產生了社交障礙怎麼辦……
  這是趙永久的情感沙龍,每周兩次,每次費用30元,已經開了6年。參加的多為單身女性,受過高等教育,其中有至少兩成是研究生學歷,工作收入穩定。
  袁圓3年前就開始來參加沙龍了。和男朋友分手後,她還上了趙永久開的“愛的能力”婚戀心理訓練營。課程價格是3天4880元,對袁圓這個小職員來說很貴,但是她說:“特別後悔沒有早點來上這課!”
  “戀愛訓練營”創始人吳迪從事兩性方面的心理咨詢已有十幾年,每小時咨詢費上千。肯花這筆錢來做咨詢的,多數正在鬧離婚,可2008年前後來了個新群體——30歲左右的單身女性。
  “她們學歷收入都很高,相貌也不錯,來問的問題都一樣:找對象困難,很焦慮。”吳迪感覺,“單獨給她們做一兩次咨詢沒有用。”2011年,她在上海開創了“戀愛訓練營”課程班,3個月4500塊,內容包括講座、沙龍、一對一的咨詢、舞蹈課、社交派對等等。
  墨菲斯6年前入行是為了傳授自己的逆襲經驗。幾次失敗的情感經歷令他痛定思痛。花了半年時間,他通過看書、女性雜誌和上街搭訕等方法,把自己培訓成“戀愛大師”,然後開班授課,向男同胞們傳授經驗。
  現在,墨菲斯3天的面授課程價格高達8800塊,處於行業上游。小班教學,每次只收10個左右的學員,很多時候需要提前一個月預約。比起這種課程班,他更喜歡幫人制定方案追求目標對象,單次收費高達10萬元,“追不回來不要錢”。
  誰在花錢學戀愛?
  此前為了療治情傷,袁圓跟閨蜜聊過,向父母求助過,但不解決問題。“我覺得實在不行了,必須得找專業人士幫我分析。”
  最痛苦的時候,袁圓也曾去過專治精神疾病的北醫六院,花300塊錢掛特需門診,做心理治療。可是,這樣的治療也就是在向醫生傾訴。整個療程要十數次,全下來也要幾千塊。最後她還是去找了趙永久。
  勁少也曾求助於心理咨詢。那時他還在大學念書,因無法處理和女朋友的矛盾,痛苦難以自拔。他每個禮拜都去找學校做心理咨詢的老師求助,但“效果讓我失望”。
  2012年他開始上戀愛培訓課程。老師很快指出勁少和女朋友之間問題的根源,陪他逐一化解。勁少“蠻感謝老師”,和女朋友的關係維繫到了現在。
  穆城雷一個月前也上了個戀愛培訓班,花了3千多。之所以去學這樣的課,他說是因為自己的感情經歷幾近空白。
  穆城雷從哈爾濱工業大學畢業之後從事科研工作。他身邊無論同學還是同事,都很少有女生。“女生們還有閨蜜,能聊一聊感情,你見過幾個大老爺們兒坐一塊兒聊感情的?”穆城雷說,男人之間不談感情,不代表沒問題。
  像他這樣俗稱“技術宅”的男青年們,是這類針對男性的戀愛培訓課程最主要的消費群體。
  戀愛培訓市場很大也很亂
  無論是對朋友還是家人,穆城雷都守口如瓶,決不讓人知道自己在上戀愛培訓班。不僅因為“要面子”,還因為有些面向男性的戀愛培訓班有色情內容——教男孩子們如何“享受一夜情”。
  多數面向男性的戀愛培訓課程老師會自稱PUA(Pickup Artist)。這是個從西方引入的概念,翻譯過來就是“泡妞專家”。
  趙永久管自己叫“情感教練”,並不否認與PUA有類似之處。吳迪則再三強調自己的心理咨詢師身份。二人都認為心理學專業的背景是行業資質必備。
  自視為資深PUA的墨菲斯卻覺得,心理咨詢那一套根本沒用。他說心理學的書他一本沒看過,教學靠的是情場經驗。但也有一些PUA被揭發——他們自己根本沒交過女朋友。
  “我們這行里的PUA,真正自己情感經驗豐富的人很少,多數人也就是能吹牛。”絳妖精,作為PUA當中罕見的女性,這樣評價自己的一些同行。
  戀愛培訓班不像其他考證的培訓班那樣有通過率作為標準。記者採訪過程中,也遇到過一些學員反映課程令自己失望,但老師說是因為他們自己“沒有打開心靈”。
  收費則是另一混亂所在。3天的面授課程最便宜的3000塊,最貴的將近1萬元。私人訂製的求愛方案則高達十幾二十萬。
  而當記者問到定價標準,他們異口同聲——“參考同行”。追問成本,有人乾脆說“不管怎麼樣,不能定太低,否則人家反而看不起你,不上你的課。”
  趙永久認為,“行業還處於拓荒期。每隔幾年,從業人員就會新陳代謝。”PUA們則有不少人根本就是利用業餘兼職,招不來學生了,就繼續乾自己的老本行。
  儘管如此,墨菲斯仍然對戀愛培訓的未來很有信心,他認為“我們將會像新東方英語一樣,成為社會再教育中的重要學科。”
  (應受訪者要求,除吳迪、趙永久外,文中人物皆為化名)  (原標題:能幫你找到“男神女神”?)
創作者介紹

好吃餐廳

ah02ahdzv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