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天都市報訊
  圖為:周黎家的牆壁被討債者潑上油漆
  圖為:8月9日,消防戰士救下被上門討債的人逼得要跳樓的何艷
  □本報記者姬棟
  【讀者來信】
  楚天都市報編輯部:
  我是漢川市人。父親下崗後,南下廣東打工;母親在客運公司上班,每月工資不到2000元。
  母親自製力較差,幾年前染上賭癮,輸掉家中20多萬元積蓄,還抵押了我家房子的土地證。弟弟連學費都不敢向她要,只有找80多歲的爺爺奶奶想辦法。我曾在棋牌室跟母親吵鬧,但也只能管得一時。
  今年6月30日上午,母親因不堪債務壓力,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  母親打麻將賭博,一場輸贏經常上萬元。棋牌室里,有專門放高利貸的人,利息非常高,母親先後借了35萬元,一個月利息就要9萬元。債主天天逼債,還經常威脅母親,不還錢就要找人殺死我和弟弟。
  為了逼債,這些放高利貸的人在我們家牆上用紅漆寫著“欠債還錢”,弄壞我家門鎖,還在夜間砸我家的窗戶。母親自殺當天,他們開著幾輛車來要債。母親死後,我的爺爺、奶奶都不得安寧,總有人打電話騷擾他們。
  現在,我說出自己的遭遇,就是希望貴報揭露高利貸中的黑幕,引起社會關註,警醒世人。
  打工妹 周黎
  2014年7月28日
  母親無力還債不堪催逼上吊自殺 女兒致信本報痛陳地下錢莊惡行
  借高利貸35萬元 每月利息達9萬元
  從地下錢莊借款35萬元,一個月利息高達9萬元,最終因不堪“馬仔”追債被逼自殺。昨日,漢川來漢打工妹周黎說,雖然母親去世已經2個月了,可每當想起母親的遭遇,她就對地下錢莊切齒痛恨。
  黑色記憶 母親不堪逼債壓力自殺
  6月30日,星期一。對於20歲的周黎來說,這是黑色的一天。
  她回憶,當天上午8時許,原本在一樓休息的父親周某發現卧室燈泡壞了,便上到二樓準備搬凳子換燈泡,發現母親陳某斜靠在牆邊的木梯上,脖子上套著繩子,已經氣絕身亡。
  陳某的手機里,存有一段錄音遺言。她說,她打麻將欠下兩人高利貸,分別為24萬元、11萬元,每月利息高達9萬元,“如果我死了,就是他們逼死的……”
  警方接警趕到後,確認陳某系自縊身亡。
  深陷賭窟 輸光購房款還不知悔悟
  據瞭解,陳某生前是漢川市某客運公司售票員,月工資1800多元;周某下崗多年,南下廣東打工。今年初,周某承包貨車做生意,但一直虧本,於6月25日回到家中。
  “每天中午休息時、晚上下班後,媽媽都要到棋牌室打麻將。”周黎說,剛開始,母親只打小牌,大約5年前開始打大牌,每場輸贏數千元甚至上萬元。有時母親已經睡下,但一接到棋牌室老闆的邀約電話,就會經不起誘惑半夜爬起。
  “她的工資不高,怎麼賭得這麼大?我後來才得知,原來棋牌室里有人放高利貸,利息非常高。”周黎說,母親賭博輸多贏少,很快將本來準備用來買房子的20多萬元積蓄輸光,她的舅舅等人還幫忙償還了部分高利貸。但母親沒有悔悟,反而越陷越深。
  暴力逼債 人死後催債電話仍不停
  由於父親和弟弟常年在外,與母親相依為命的周黎,見證了放高利貸者催債手段的毒辣:將鋼釘釘進門鎖;在牆上用紅漆寫下“欠債還錢”等字眼;深夜用磚頭砸窗戶……
  更多時候,周黎總是看到母親接聽電話時神色慌張,而打電話的,很多時候是逼債的“馬仔”。
  今年初的一天,母親打牌徹夜未歸,周黎衝到棋牌室拉起母親回家,對她苦言相勸。母親當時表示悔悟,但過後依然如故。
  今年6月,母親抵押了房屋土地證和一些金銀首飾還債。她自殺當天,“馬仔”們還開著幾輛車前來要債;她死後,催債電話仍響個不停。
  家屬心聲 嚴懲聚賭和放高利貸者
  “如果不是賭博,如果不是高利貸,她不會走到這一步!”採訪中,周黎的父親周某情緒十分激動。“我常年在外打工,沒想到這次回來,竟然家破人亡……”他說,他和陳某結婚20多年,感情穩定,雖然他從朋友口中得知妻子賭博輸錢,但妻子曾承諾不再賭博,他便原諒了她。
  周某表示,很多人被高利貸逼得家破人亡,希望有關部門嚴厲打擊聚眾賭博和放高利貸者,也希望陳某的死能警醒世人:遠離賭博,遠離高利貸。
  案例1
  幫同事擔保借款 自己被逼險跳樓
  8月9日,硚口長豐大道一小區內,32歲的何艷(化名)站在3樓的陽臺上嚎啕大哭,稱要輕生。將她逼到這一步的,是家門口4名前來討債的彪形大漢。
  何艷稱,去年7月,單位同事聶某找到她,稱家裡父親突患重病,急需錢來做手術,想找借貸公司借錢,但因為自己名下沒有抵押物,借貸公司不肯借,因此想何艷幫忙,以她的名義借錢。
  看到聶某苦苦哀求,想著他平日里對自己還不錯,何艷便答應了。去年7月19日,聶某帶著何艷前往漢口一家借貸公司,以何艷的名義寫下欠條,一共借了1.3萬元,保證3個月後還清。去年8月2日,聶某帶著何艷,再次前往該公司,又借了5000元。
  記者看到,借條上署名何艷,留下了她的身份證號,在她的名字、身份證號、借錢金額、借款日期處均按有手印。
 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何艷猝不及防。不久,聶某突然辭職,手機號也停機了,何艷怎麼也聯繫不上。3個月後,該公司工作人員找到何艷,要她每個月償還10%的利息1800元。
  何艷不敢將此事告訴家人。討債的人還曾到她所在公司催債,揚言若不還錢便砸公司,她無奈只有辭職,失去了經濟來源。
  今年8月9日,借貸公司的4名彪形大漢來到何艷的小區,將她堵在家門口,要她連本帶利還錢,否則將傷害她的家人。何艷爭辯了幾句,被對方扇了一巴掌。
  何艷不敢打開家門,對方便用腳踹門。她只好往3樓的公共陽臺上躲避,4名彪形大漢緊追不捨,她便攀爬至僅能容納1人的遮陽臺處,欲輕生。
  民警、消防官兵迅速趕來,苦勸1個多小時後,終於將何艷救了下來。警方說,欠條上寫的是何艷的名字,因此他們也無法干涉太多。他們已與借貸公司人員溝通,對方表示只要何艷償還1.8萬元本金,將不予追究所產生的利息。最終,何艷的父親湊齊了錢,還給了該公司,這才了事。
  案例2
  大學生創業失敗 被迫賣腎臟還錢
  小李是武漢某高校在校學生。2013年初,他找同學、朋友借來一萬多元錢,和女友在學校周邊開了一間麻辣燙餐飲店。
  無奈市場競爭激烈,房租昂貴,小李遲遲收不回本錢。眼瞅著答應朋友的還款日期要到了,但小李又不好意思開口向已經離異的父母要錢。
  通過網絡搜索,小李聯繫上洪山區街道口的一家投資咨詢公司,借款2萬餘元。小李說,對方只看了他的身份證、學生證,隨後派人跟著他去了趟他的寢室,當天就把2萬元給了他。
  “不過到手的錢並沒那麼多,當天就扣了第一個月的利息3000元,還扣了一些檔案費、出車費、咨詢費等,一共扣了9000元,我到手也只有11000元。”小李說,此後,他才意識到,每個月償還3000元利息,對於他來說如同天文數字,根本無力償還。
  此後,該公司不斷催他還錢,除了電話恐嚇,還去學校騷擾他,甚至還派人去了他的老家,核實其母親是否確實在經商。這讓他感覺已走投無路,被迫上網聯繫了一個地下販腎組織。
  最終,當年5月,小李以3萬元賣掉了自己的左腎。但經過一些後期治療後,他手上的錢還是不夠還借貸公司的本金和利息。最後,還是警方介入幫他了結了此事。
  案例3
  弟弟欠多筆債務 討債人住到家中
  58歲的硚口居民孫進(化名),怎麼也沒想到,原本以為電視里才有的討債場景,竟然會真實的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  孫進說,今年6月一個晚上,二弟突然上門問他借1.5萬元錢應急,身邊還跟著4名年輕人,“都20歲上下,身上還有紋身,戴著很粗的金項鏈”。二弟告訴他,自己欠了黃陂餘某的10.5萬元錢,這1.5萬元是用來還債的,幾個年輕人是來催債的。因為長期欠錢不還,對方要求二弟找一個擔保人,這才找到他。
  “當時也糊塗,也害怕。”孫進說,妻子當時就勸他不要簽,但他考慮到是親兄弟的事,也就簽了,可沒想到一家人從此不得安寧。
  不到半個月,兩名年輕人又找上門來,並告知孫進,因為其弟沒有還錢,也聯繫不上,因此只有找擔保人。“家裡雞犬不寧。”孫進說,因為他手頭上沒錢,也聯繫不上二弟,兩名討債的年輕人就此在他家住下,有空床就睡在床上,沒空床就睡椅子上,只有吃飯時才外出,晚上看電視時聲音也很大,煙頭垃圾隨地丟。
  孫進說,對方還換人在家住,就像上班一樣,一住就是五六天。有一天,對方還說如果不還錢,就不讓他出門。“報過警,可他們晚上被趕走,第二天又來了。”孫進說實在無奈之下,他承諾會幫著二弟籌錢,這樣對方纔沒有在家裡繼續住下去,但要求他寫下另外一張11萬的欠條。
  “欠款不是只剩9萬元,為何還要還11萬元?”孫進對此非常不理解,而對方表示,多出的錢是催債人的“車馬錢”和利息。
  孫進後來得知,二弟是因為賭博才借的錢,借出錢的則是黃陂的一家當鋪,而且二弟欠了多筆債務。“家裡最多時一次來了三撥共20多人討債。”
  雖然事後經過警方的協調,二弟的債務減少到8萬元,但這個麻煩什麼時候能解決,孫進心裡沒有底。
  案例4
  借3.5萬還5.6萬 仍受到人身威脅
  “現在很後悔。”兩年前,孫芳(化名)因為丈夫生病,找一家投資咨詢公司借了3.5萬元錢,如今,她已經還了5.6萬元的利息仍不得安寧。
  孫女士說,2012年底,丈夫因為治病,能借的都借了後,仍有缺口3.5萬元,經過熟人介紹,找到漢口一家投資咨詢公司,想借款2個月。
  對方查驗了各種證件之後,同意借錢,但孫女士到手的只有2.8萬元,“他們現場扣了2個月利息。”孫女士說,對方借錢時,只寫了一張欠條,上面除了那家公司負責人的簽名外,利息什麼的都沒有約定,對方只口頭告訴她,每月的利息是3500元。
  因為夫妻雙方無法在兩個月內籌集到3.5萬元錢,省吃儉用加之四處借錢也只能勉強支付每個月的利息。至今年年初,他們已經累計還給對方5.6萬元的利息。
  孫女士為還錢四處借錢引起父母等親人註意,親友幫她算賬發現,孫女士的借款月利息高達10%,遠遠超過國家規定,已經屬於高利貸,根本不合法,家人建議她不要再還錢。
  孫女士告知對方,但隨之而來的是該公司的威脅。
  孫女士說,7月下旬,兩名男子到家中,要求她還錢,並稱如果不還,後果自負。“他們威脅,如果不還錢,我的房子都保不住,孩子上學也不得安寧。”“怎麼解決,真是心煩。”孫女士表示,現在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  (原標題:漢川打工妹致信本報投訴 高利貸逼得嗜賭母親自殺)
創作者介紹

好吃餐廳

ah02ahdzv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