謝謝你那天晚上
  不放我們走
  前天深夜,三個中年大叔醉得滿身嘔吐物,要到公路上招出租車
  這位妹妹攔住大叔半小時,想盡辦法找來他們的親人……
  妹妹,你太善良了,我兒子要是沒對象,就是你了
  雖然大叔喝醉了,但他說出了我們的心裡話:
  妹妹,你太善良了,我兒子要是沒對象,就是你了
  重慶晚報記者 楊帆 朱雋 實習生 鐘洲毓 圖片由目擊者王先生提供
  前日深夜11時許,沙坪壩區沙楊路。三個滿身污穢嘔吐物的醉酒中年男子,互相摟著肩站在人行道路沿邊,堅持要走下公路。
  路沿下麵公路邊,一名身材高挑的年輕女孩一邊與他們聊天,一邊伸出雙臂攔著他們,堅決不准他們下來。
  這個場景,一直持續了半個小時。
  一群大叔醉倒路邊……
  “真的喝得有點斷片。”昨日下午,李先生才醒過來,腦袋依然有點痛。
  52歲的李先生在保險公司工作,平時酒量還行。
  前日晚上,李先生和好朋友雷先生、羅先生和張先生相約在沙坪壩區沙楊路一家小餐館喝酒。
  52歲的雷先生是醫生,52歲的羅先生是老師,50歲的張先生是自由職業者。4個人半年未見了,這次見面不來虛的,喝的是白酒。兩個小時過去了,每個人大概喝了八兩白酒。
  離開餐館時,雷先生已經走不動了,其他三個人也搖搖晃晃的。
  李先生是最清醒的一個,他隱約記得,他們躺在一家商店門口,商店已經關門。三個朋友在商店門口的迎賓紅地毯上滾來滾去,不停嘔吐。
  矇矓中,好像有個年輕男子打了電話,然後離開了。很快,120急救車響著警鈴停在路邊。醫生下車後又報了警。
  “哦喲,你們好臭喲。”李先生聽到有人說了一句,“你看吐得到處都是。”過路人掩鼻而過。
  醫生和護士準備將醉得最厲害的雷先生弄上擔架。雷先生在酒精作用下,掙扎特別厲害。
  “哪個來幫幫忙?”女護士大喊。渝碚路派出所民警接到報警來到現場,正要上前忙幫時,人群中一聲響亮的回答“我來”,一名女孩邊說邊走向擔架。
  “你說要啷個幫?”女孩身材高挑,穿著軍綠色棉大衣。
  “你把他這隻手按住,就好了。”“要得。”女孩雙手緊緊按住雷先生的一隻手臂,醫生順利給他上好了固定帶。女孩幫忙抬起擔架,將雷先生送上救護車。車子呼嘯而去。
  這時,李先生三人還站在紅地毯上,身上沾滿嘔吐物。民警正要上前招呼三人,手機響了。
  “這個醉漢在救護車上鬧,我們控制不住。”迫不得已,民警跟著救護車一路去了醫院,現場留下了三個醉漢和那名女孩。
  昨日清醒後,李先生隱約記起女孩的外形,“長得有點像香港電視連續劇里的那個女明星,樣子漂亮,心也好。”
  一個妹妹留下來陪他們……
  1 美女張開雙臂擋住大叔
  昨日,記者通過派出所找到了女孩的聯繫方式,見到了女孩,大大的眼睛,皮膚很好,扎著馬尾辮。
  女孩叫江立梨,24歲,確實像李先生說的像明星。“佘詩曼!”採訪中,旁邊的人喊了出來。“現在胖了,不太像了。”江立梨豪爽地笑了起來。
  前晚,江立梨到住在重慶大學的朋友那裡聚會。大概晚上近11時,江立梨從重大出來,途經沙楊路,聞到了一股惡臭味。
  “當時聽到有人求助。”江立梨又笑了起來,回憶起當晚發生的一切:她走過去後發現醫生在搶救醉漢。自己腳下一堆一堆的嘔吐物,粘在鞋子上,黏糊糊的。
  救護車離開後,民警也忙著去解決事情了,江立梨留了下來。“我看到三個大叔搖搖晃晃走向公路,好危險。”江立梨跑了過去,用雙手攔住他們。“大叔,你們走哪裡去,喝得這麼麻!”
  大叔沒有理睬她,準備到路上去招出租車。
  江立梨說,自己留下來有兩個原因:大叔們搖搖晃晃,如果到了公路上可能被車輛撞到;其次,即使他們上了車,已經喝斷片的三人根本說不清楚到哪裡。
  江立梨站在路沿下的公路邊,將三個大叔攔在人行道上。“有點身體接觸,發現嘔吐物粘到了自己身上。”江立梨又大笑道,還好自己沒有潔癖,並沒有覺得噁心。
  這時,比較清醒的那個大叔手機響了。大叔左摸摸右摸摸,終於在褲兜里找到了正在響的手機,還差點落到地上。
  “啊……嗯……不……知……道……”大叔已經不能控制住自己的舌頭。“叔叔,我幫你接嘛。”江立梨完全沒有顧忌別人是否信任她,將手伸了出去。大叔愣了一下,不情願地將手機給了江立梨。
  “你是他朋友嗎?”江立梨問。“我是他侄兒。”電話中男子回答。“你趕快來接他,他醉得要斷片了。”江立梨很著急。
  “我在雲陽。”對方說。江立梨將事情告訴了對方,對方稱馬上聯繫親戚。
  2 大叔誇她善良要介紹對象
  大叔已經不耐煩了,“哎呀,你讓我們走嘛,妹兒,我曉得你是好人。”大叔開始賣萌。
  “你們到底喝了好多嘛,看起酒量不錯喲。”江立梨和大叔聊天,想引開他的註意力。“這兩個反正沒得我厲害。”大叔有點得意,一隻手攙扶一個朋友,江立梨在公路下麵用手支撐著兩位大叔。
  江立梨覺得,慢慢地好像習慣了臭味。大叔的手機又響了,還是剛纔那個號碼。
  “親戚馬上過來,等會還是打這個電話。”李先生的侄兒簡短說了兩句,電話掛了。
  大叔“咿咿呀呀”跟兩位朋友交流著“酒語”,江立梨沒有聽清楚。“你們在說啥子。”江立梨搭白。“我們在說你是好人,你趕緊走嘛。”大叔雖然喝醉了,但還知道表揚人。
  “喲,謝謝大叔,但是還是不能放你們走。”江立梨像鐵人一樣保持雙手支撐兩個叔叔。“妹妹,你太善良了,我兒子要是沒對象,就是你了。”
  大叔這句話,倒是讓江立梨有些不好意思。“叔叔,你莫這麼說嘛,是哪個看到都會這樣。”江立梨說。
  說著,大叔的手機又響了。“來……來……我來給你接。”旁邊的朋友說。“不,讓她接,現在只相信她。”大叔的話語聲還沒落,手機已經交給江立梨了,“你接完了電話就放你那裡。”
  “我們在沙楊路。”江立梨接了電話,告知對方具體地址。接完電話,看看表,已經深夜11時20分,江立梨站在這裡照顧三個醉酒大叔已經半個多小時了,感覺腳有點麻,手很酸。
  遠遠的,江立梨看到一輛轎車打著雙閃燈靠了過來。“就是這裡。”江立梨看到轎車裡開車的是個年輕男子。“老漢,是啷個搞起的。”年輕男子下車,他是大叔的兒子。
  “手機給你,你爸爸的。”江立梨將手機遞給了年輕人,笑了一下。
  大叔的兩個朋友被扶上車。“姑娘,感謝你,是個好孩子。”大叔說著伸出手臂,“來,擁抱一下。”
  江立梨覺得很高興,和大叔做了告別的擁抱。“美女,你住哪裡,我送你回去。”大叔的兒子從車裡喊江立梨。江立梨告訴對方住得不遠,自己走回去。
  走在路上,江立梨才從惡臭中清醒過後,發現自己軍綠色棉大衣上沾了一些嘔吐物。
  事後,經過記者證實,那名清醒一些的大叔就是李先生。
  昨日,李先生的兒子說,他分別將兩個叔叔送回了北碚和巴南,“一定要好好說說爸爸,喝酒怎麼能這樣,還好遇到好心人。”
  3 大叔臨走給姑娘一個擁抱
  她剛來主城十天還在找工作
  弄髒的大衣是新買的
  本想穿著去面試
  昨日,江立梨沒有出門,她在租賃屋裡上網找工作。
  江立梨剛從合川區到主城10天。江立梨中專畢業,學的是平面設計,在合川工作了一年多,許多同學邀請她到主城來發展。
  同學幫忙在欣陽廣場租了房子,和人合租,每月500元。江立梨到人才市場逛了幾次,瞭解了一下行情,平時就在租賃屋裡上網找工作。
  這件被弄髒的軍綠色棉大衣是江立梨才買的,花去500多元。這件衣服,她本來想穿著去面試。弄髒後,她用濕毛巾暫時擦拭乾凈了。
  江立梨說,她父親在工地上做高空作業,母親在家沒工作。在合川工作時,江立梨一個月工資3000多元。
  江立梨的父親江先生說,女兒出生的時候,自己一高興喝了酒,本來取名江麗麗,結果酒醉後就寫成了江立梨。江立梨從小就有點假小子的性格。“學校哪個女同學被男同學欺負了,她硬是要去找男同學理論,直到對方道歉。”
  朱秋惠是江立梨的初中同學,後來成為江立梨的嫂子。“她這個人比較像假小子,性格豪爽。”朱秋惠說,走到路上,看到小孩摔倒了,江立梨就喜歡扶一下。
  聽到妹妹做了好事,朱秋惠一點都不奇怪,“是她的性格。”
  大叔通過記者拿到妹妹的電話
  “江立梨,你有梨花一樣
  純白的心”
  昨日,記者為李先生和江立梨搭上了橋———採訪完李先生後,他找記者要了江立梨的電話,第一次知道了好心姑娘的名字。“梨花一樣純白的心。”他評價。
  昨日下午5時過,江立梨給記者打來電話,“叫你別給電話,多不好呀!”江立梨說,李叔叔給她打了電話,一直道歉和說謝謝,“我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  在前晚擁抱後,兩代人昨天在電話中“握手”。江立梨說,大叔還問她找對象沒有,找工作沒有。“我什麼都沒說,說我在重慶來耍的。”江立梨回絕了對方的好意。
  “我喜歡幫助人,我覺得有一天幸運總會落到我身上的。”江立梨這樣告訴記者。
  雷先生是醉酒最厲害的,昨日中午才從醫院出來,“完全不曉得怎麼來醫院的。”雷先生根本不知道還有個熱情姑娘關心過他們。
  “當時我記得她不要我們到馬路上去攔車。”羅先生也很醉,對江立梨印象是,“挺漂亮的一個姑娘,很熱心,但是很啰唆,一直不准我們走。”羅先生笑了,這個小姑娘很有意思。
  至於張先生,跟羅先生差不多,“我當時在想,這個認不到的小丫頭是乾什麼的。”張先生最初有點煩這個小姑娘,“後來覺得她挺執著的。”  (原標題:啰唆妹妹)
創作者介紹

好吃餐廳

ah02ahdzv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