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,教育部發佈《關於進一步做好小學升入初中免試就近入學工作的實施意見》,不僅重申義務教育階段免試就近入學原則,而且指出小升初具體操作路徑,包括單校對口直升、多校劃片以及隨機派位等方式。事實上,各地在此之前已經有多項探索,但是公眾在公平性問題上仍然有諸多疑問:劃片標準如何確定?劃片公平誰來監督?劃片情況下學校是否需要招生自主權?
  老標準如何適應城市建設
  對於劃片的標準問題,公眾一直充滿疑問:為什麼一街、一牆、一河之隔,上的學校就是“兩重天”?就連在同一個社區,門牌號不同,上的學校也不同。就是這看不見的“尺子”,也划出了學區房與非學區房天壤之別的價格。
  武昌實驗小學校長張基廣說,此前武漢小升初就是按照劃片範圍就近入學,但原來的劃片標準早已不能適應飛速發展的城市建設。老城區幾公里範圍內生源減少,新開發的小區附近又沒有配建的學校,而多數名校都集中在老城區,新城區一時半會難以建成知名學校,家長們肯定會集中選擇老城區的名校。
  在廣州,同樣存在好學校“扎堆”老城區的問題。即使是住在名校集中的越秀區也不一定能享受到這裡的教育資源。有群眾反映,以東風中路為界,該路北面的省政府所在片區,對口的幾乎全部是名牌小學,而路南面則對應的大多為普通學校。區域劃片是否照顧了公務員子弟?
  武漢一些家長還表示,如果孩子小學就是擇校,按照教育部小升初的新規“小升初”就近入學,這個就近是指按戶籍,還是按學籍?
  華中師範大學教授範先佐表示,我國許多省市歷來主張就近入學,教育部的這項新政並不新。這次明確提出劃片就近入學,到底是按照行政區域劃分就近?還是按照居住區域劃分就近?隨著城市的發展,現在跨區居住是一個普遍現象。如果以行政區域來劃分,比如說在武漢洪山上班,而在隔著長江的江漢居住,把孩子帶到工作地附近上學不太現實。如果按照居住地劃分,恰好所在區域沒有一所好學校,就又逼著家長去擇校。這些矛盾如何處理,教育部門應該有更詳細的方案。
  廣東省政府督學李偉成說,對於一些住在“邊角地”的學生,看上去,劃片是划到了離學校半徑3公里以內,然而這個3公里是直線距離,由於街區佈局或地形的實際情況,孩子的行走距離卻遠遠大於3公里,給這些學生造成上學不便的困擾。因此,政府在確定劃片標準時,也不可“一刀切”,應該有更人性化的考量。
  誰來監督劃片的公平
  不僅劃片的標準需要明確,並且公開透明,劃片的過程也要完全向公眾開放,接受社會各界監督,才能確保公平公正。
  上海向明中學校長芮仁傑表示,政府強調對口就近入學,是為了減輕孩子的課業負擔,遏制擇校現象,給老百姓選擇權。但是現在校際差異客觀存在,雖然要求是搖號,但在實際操作中,還是難免有操作空間。這首先需要把生源信息完全公開、公示,接受社會的監督。
  範先佐說,政府公務員也有自己的利益,如果由政府劃片,政府監督,就等於政府既是運動員,又是裁判員,不能發揮作用。這就需要讓當地人大和社會力量共同發揮作用。
  他說,不僅是劃片的公平需要監督,還有5%特長生的“尾巴”,更需要監督,否則新政治標不能治本。在當前社會誠信度都不高的情況下,連自主招生都會出問題,更何況人數眾多的“小升初”呢?
  也有專家提出,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。如建立學區教育委員會和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,由學區教育委員會負責制定本學區的教育發展戰略,由地方教育撥款委員會負責教育撥款預算,並監督政府部門撥款,是可行的思路,如此將徹底改變由政府主導教育撥款的模式。
  義務教育該不該給初中自主權
  包括廣州、上海、武漢等地的一些名校,往往都存在“劃片窄”的潛規則。群眾反映強烈的是:這些學校每年都會留下一些名額不參與劃片,這些名額高峰時期會占到招生總數的20%甚至更多,留給條子生、票子生及各類關係生,反而出現就近的學生進不去。
  為了緩解名校資源緊張的問題,一些地方的教育行政部門和名校還想出了“擴張”的辦法,一校拖多校,錶面上看是名校扶弱校,實際上只是掛牌改校名而已,校際之間仍然存在較大差異。而參與劃片或派位的就是這些“掛牌”學校,原有名校的學位卻被留下來“暗箱操作”,往往出現有學生劃片或派位到“掛牌”分校都不肯去,因為它雖然叫了名校的名,卻無名校的實。
  張基廣說,多點劃片就不應允許初中有自主權。一旦學校有自主權,就容易形成尋租空間。義務教育階段不應該給初中以自主權。
  教育界人士說,初中的自主權應更多體現在辦學特色上。上海實驗學校東校校長王瑋航表示,在義務教育階段,必須讓所有相應地段內的學生進所對應的初中。但是,初中也不應該是千校一面,教育均衡不是一刀切,要允許在不違反國家政策的前提下打造特色初中。我們學校有藝術和體育的特長生,羽毛球的特長生面向全區招生,雖然每年招生人數在減少,但是我覺得還是有必要的,因為特色人才的培養是需要銜接的,小學有特長的學生可以選擇有相應特色的初中、高中。關鍵是這種招生的特長生不是以文化考試為主,而是真正從學生特長出發。“最麻煩的、最需要遏制的是惡性競爭,即純粹看學生成績來搶生源。”
  專家認為,還應同時推進管辦評分離。政府部門只負責投入和依法監管學校依法辦學,不得干涉學校的辦學事務。從辦學性質來說,由政府出資舉辦的公辦學校,政府部門可以要求其招生範圍,但也不宜干涉其招生過程和教育過程;而對於社會資本舉辦的民辦學校,政府部門不能幹涉學校招生。只有尊重自主辦學權,才能讓每所學校辦出特色,而不是千校一面。據新華社  (原標題:公平,是小升初免試入學成敗關鍵)
創作者介紹

好吃餐廳

ah02ahdzv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